“啟示者”:不要排列那些板材 The Indicator: The Floor Plates Just Didn’t Line Up by Guy Horton

?紐約民俗藝術博物館絕對注定是前途黯然;可能從它首次出現厄運就顯露端倪。它的壽命最終不及麥當勞的經營店,很快就消散在拆遷和褪去記憶的塵霧中。我猜,它的樣貌已經物是人非。

這提出了許多關于永恒、記憶、城市空間特征的問題。如果民俗藝術博物館不在紐約,它作為地標建筑的地位仍能維持下去嗎?作為一個特別的紐約式建筑,更多的正面與槽口,它是一棟關于街道同樣關于超越那條街道的內心世界的建筑。放棄它意味著西大道53號將會迎來更大的規模性和商業性的前景。

正如保羅·戈德伯格在名利場提到,“一個允許幾乎沒有十幾年的建筑消失的城市,是建筑心態有缺陷的。一個大的文化機構,無法為這樣的建筑找到一個適當的用途,是建筑想象力有缺陷的。

托德·威廉姆斯和比利錢學森的回應援引于《建筑師》報中發出感悟:“民間藝術博物館的設計是為了反映社區鄰里的構成和創造一個既適當又非凡的建筑。拆除這一人體尺度性同時獨特精致的建筑,是對于紐約市,在尊重市區中心建筑的尺寸、多樣性和本質方面是一種損失的在市中心附近,因為那里建筑處在日益同質化的風險之中。”

密米·基格在《Dezeen》中反駁道: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感傷的信念那就是建筑對于過時的規則是一個例外。”她繼續暗示國內建筑設計更多的是過時的。“今天,升級是摩爾定律作用的要求,”她解釋說,“這種技術每兩年變得成倍更小、更強大。這就像呼吸:一呼一吸。

但在建筑方面,似乎有可能是摩爾定律的異化作用。當一棟建筑被另一棟替代,替代者可能變得更龐大更能被消散。民博就是這樣更小、更強大……雖然沒有強大到足以改變現代藝術博物館的董事會意圖和DS+ R事務所的方案繪制。

現在要怎么辦?我們還留有什么?建筑師感嘆民博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眼中日落西山的現狀,既受到尊敬但同樣矛盾。現在,他們感嘆現代藝術博物館拆除民俗藝術博物館建的決定。不久,他們將哀悼它的消失。然后它將會消失。事實上,這件事在紐約更能獲得普遍共鳴,但也更平常不過,周而復始的出現在下一次。

消失的民俗藝術博物館的地方放置一個玻璃盒子就像是用大象假肢來代替從身體移除部分。但是,假以時日,幾乎難以察覺,DS+ R事務所的“假肢”將成為城市新的“肢體”和民俗藝術博物館。

許多人不曾去過那里甚至不曾聽聞民俗藝術博物館的存在。但是,只要它矗立在那就意味著會被人們發現。即使它本身僅僅是前面的外殼,當你們走在人行道上,能夠發現和感知它的存在。我想這是一點:民俗藝術博物館在日益增長趨同的網格式建筑中是不同的。這樣一個特殊的小點,足以讓人們駐足驚嘆。但這不足以暫緩已蓬勃發展的紐約房地產,在現實階段的壓力,因為,一個像紐約一樣的城市繼續保持自己在著瘋狂的發展之中。很長一段時間,現代藝術博物館一直渴望開發那塊場地。

就像這樣:教皇弗朗西斯繼續著他善良公平的購置活動之際,將為梵蒂岡添置那些民俗藝術博物館的青銅鑲板,在那兒青銅板將繼續保持著永恒,直到那里被上漲海水的吞沒。如果這也行不通,或許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禮品店能找到它們。

蓋伊·霍頓是一個洛杉磯作家。除了署名“啟示者”發表文章,他經常為《建筑師報》《大都市》《大西洋城市》和《赫芬頓郵報》投稿,。同時也為《建筑紀實》《好品味》和《建筑師》撰稿。洛杉磯之外地區,調頻89.9FM,你們能聽到蓋伊在電臺和播客作為嘉賓主持的‘DNA:建筑&設計’節目。推特中可以通過@GuyHorton找到他。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