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陸Astrup Fearnley博物館 Astrup Fearnley Museet by 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

這座7000平方米的博物館(Astrup Fearnley Museet)是用三座木質包面的建筑組成,跨越了奧斯陸Tjuvholmen區濱水帶的一條運河的上方。設計出自建筑大師Renzo Piano之手。

眺望峽灣,從城市沿阿克爾碼頭大道直至新開發區遠端的天際線似乎無限延伸。沿大海綿延的大道總長800m,幾乎一半的長度為項目的新大道。大道將從阿克爾碼頭的橋梁開始,沿Strandhagen到達Skjaeret,最后在一個浮動的碼頭終止,在此時而可見渡船駛離碼頭沿奧斯陸峽灣內部去往其他目的地。

漫步運河沿線的大道,大海與大自然的美景將盡收眼底,是旅行中的重要體驗。在Skjaeret,海濱大道被建筑綜合體包圍。依照城市區域規劃,藝術大樓坐落在運河沿岸,而不是沿海邊分布,因此創造了三座大樓之間活躍的對話。在藝術博物館和大海之間,一個微微起伏的雕塑公園填充了Skjaeret的其他空白地區,延伸至沙灘,免受風吹浪打的腐蝕。這一開放空間,將成為孩童和父母嬉戲、游泳、親近自然和大海的樂土。根據規劃,在海灘沿岸設立了一個咖啡館,天氣環境良好時可打開立面,欣賞公園美景,感受柔柔海風,同時拓寬了咖啡館相對狹小的室內空間。穿過運河,寬闊的橋梁連通了河岸兩側,游客可由此通往碼頭層的其他展覽空間。兩者之間寬闊的樓梯直通上方的城市露天廣場,咖啡廳、商店和通往其他功能區的入口都位于此。游客可以沿運河碼頭直行到達新開發區的一端,峽灣的壯觀美景在此可以一覽無余,同時可以返回奧斯陸市中心。

屋頂形狀呈彎曲型,由疊層木板組成,橫跨建筑之間的運河。細長的鋼梁支撐著橫梁;同時參考場地的海邊特性,由電纜索具加固。屋頂的幾何形狀靈感源自于環形線圈的一部分,朝大海傾斜。在Skjaeret,屋頂幾乎與公園地面平行,下方是一個小水塘,避免行人踩踏草坪。屋頂全部為玻璃表面,陶瓷熔塊保證了玻璃的堅硬度和所需要的適宜的透明度。部分展覽空間、博物館大堂和辦公室中庭將通過屋頂接受陽光。屋頂邊緣充分向外延展,加強了玻璃平面的光亮度;同時將日光照射阻擋到最低,為建筑遮風擋雨。

項目將包括不同類別的展覽空間,以便游客穿梭于博物館的不同空間,感受文化之旅帶來的體驗。路線包括了運河兩岸的全部三棟建筑物,游客來往于十個房間之間,每個房間的天花板高度、材料和形狀都各有千秋。位于運河左岸藝術博物館的展覽空間內將放置永久性的當代藝術藏品,在辦公樓下方沿首層向外擴展。該部分是一個靈活的公共空間,在Tjuvholmen Allee和位于碼頭與上層露天廣場之間的樓梯下方延展。博物館的教育活動也將在這一地區舉辦;位于運河南面Skjaeret上的建筑將用于臨時展覽。主要的展覽空間包括兩層:首層和中間夾層,自然光線從屋頂一個巨大的天窗照射入內。二層一個寬闊的屋頂平臺可用于在戶外放置雕塑。一個小型的咖啡館緊鄰大堂,其平臺延伸至公園和沙灘。

沿Tjuvholmen Allee建造的辦公大樓由4個樓層和位于屋頂下方的一個中間樓層組成。位于建筑中央自然采光的中庭連接了辦公樓層。鑒于辦公樓的布局,所有樓層將出租給一個租戶。會議室和住戶公用區位于高層,充分占據了視野優勢和各個樓層的平臺優勢。

為了突出綜合體的一致性,新建筑的用材很少并被壓縮,強化了屋頂這一最重要的建筑要素。屋頂結構將由疊層木梁搭建而成,或選用鋼元素,由鋼梁支撐。屋頂玻璃的點狀圖案產生了淺色的效果,白色的陶瓷熔塊覆蓋了整個表面,使玻璃的透明度降低了40%。首層的玻璃立面保證了理想中的公共視野。低鐵玻璃和盡可能少的涂層的選用提升了透明度,并使進入展覽空間光線的變色度降到最低。辦公樓的玻璃立面和公共性稍差的立面可能需要涂層,室內陰影調控耀眼的光。戶外陽光陰影投射在立面上,使立面更加動感,單色的木質立面也變得色彩繽紛。通往臨時展覽空間的全玻璃大廳保證了觀賞公園和海景的視野,甚至從位于Tjuvholmen Allee的露天廣場也可欣賞美景。不透明的立面部分(Aspen)選用了自然風化的木材,由于暴露在氣候條件下,可以在短時間內呈現銀灰色。木板形狀獨特,木板間的開口隨著建筑不同的通風需求增大。木材在結構、橋梁、戶外鋪砌和室內的使用遵循了斯堪的納維亞傳統。同時,參考了船舶材料的使用;橋梁和柱梁上的細長鋼因素令人聯想到奧斯陸海港的桅桿,將建筑更加堅定的固定在其場地上。(文字來自:www.uedmagazine.net)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