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義的“城市景觀” 北京駿豪中央公園廣場 Beijing’s “City Landscape” by MAD

駿豪中央公園廣場(Beijing’s “City Landscape”)是馬巖松“城市山水”的第一次大規模實踐。朝陽公園地塊特殊的自然地理條件提供了構筑城市山水的可能。馬巖松不希望該項目如周邊的方盒子塔樓一樣,成為公園與城市的分界,而是通過借景于環境,讓建筑融入公園的景觀,成為自然向城市的延伸;同時又把公園的自然引入建筑群內部,創造城市中的世外桃源。

“可以說這個項目的設計開端就是主動性地把地塊理解為公園的一部分:朝陽公園為水,高塔寫字樓為峰,獨棟寫字樓為坡,精品辦公為脊,住宅為巒;結合園林景觀設計,集湖、泉、林、溪、谷、石、峰等所有丹青要素為一體,勾勒城市山水畫卷,在建筑平面、立面、景觀設計中充分表達‘城市山水’的意象,達到建筑和環境合一。”在朝陽公園項目札記中,他如此寫道。

馬巖松希望駿豪中央公園廣場是一個地標建筑:“因為它對我來說就像一個宣言,當然,這個山水理念現在引來了政府和開發商的關注,一個地標能夠帶來城市的形象,我覺得也不為過。我現在認為這算是一種吶喊,把這個理念展現出來。”

從紐約的“浮游之島”,到“北京2050”,再到現在的“山水城市”,馬巖松將對于山水的追求,融入到心目中的“未來城市”里。他認為城市的多樣性是重要的:“城市的表象上是不能密集而完美的,要有各種縫隙,這種縫隙會產生自由。”因此,駿豪中央公園廣場并沒有被設計成為一個密集的公共空間,從外觀看上,塔樓頂部的曲面公共空間和雙塔間通高20米的中庭空間在形式上消解了傳統塔樓的形象;辦公樓在部分樓層和樓頂都安置了擁有空中綠化的公共空間,為這里工作的人提供更加放松的休閑交流場所;住宅區的地面也引入了大面積的公共綠化空間,延伸了居民的活動范圍,提供了更多親近自然的方式。

馬巖松說,每個城市都應該有自己的理想和靈魂,而多數中國城市的規劃太過平庸。“密度還是必然的,所以說現代城市怎么又能有自然、怎么又能有所謂的人性、有社交鄰里空間,我覺得這是新的問題。”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愛德華·格萊澤(Edward Glaeser)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提出:“真正的城市是由居民,而非混凝土組成的。”馬巖松說,城市山水是一種思路,是為現代人重建情感的缺失;好的建筑不是權力和資本的象征,它會更多地考慮人的個體感受。

城市山水的設計理念,在駿豪中央公園廣場項目上首次得到實踐,馬巖松的設計也被認為是從傳統脈絡中找尋現代建筑和城市新方向的一次努力嘗試。“D21中國建筑設計獎”是北京國際設計周從2009年創辦以來設立的首個建筑行業專項獎,該獎項旨在評選出對于城市人文環境改善和區域價值提升具有杰出貢獻的建筑、街區或居住社區。經過D21中國建筑設計獎評委組25位評委兩個月的篩評,駿豪中央公園項目因“山水城市”的理念而與其他大部分建筑設計呈現出截然不同的精神面貌,被視為新的現代城市精神體現,很可能成為探討人類居住環境改善的樣本。去年9月初,項目開發商曾將項目形象廣告于紐約時代廣場播出,亦被海外媒體認為是中國夢想在建筑文化領域實踐的代表。

山水城市是錢學森首先提出的。山水城市是從中國傳統的山水自然觀、天人合一哲學觀基礎上提出的未來城市構想。“山水城市”概念正式見諸文字源于錢學森先生1990年7月31日給吳良鏞院士的信:“我近年來一直在想一個問題:能不能把中國的山水詩詞、中國古典園林建筑和中國的山水畫融合在一起,創立‘山水城市’的概念?人離開自然又要返回自然。社會主義的中國,能建造山水城市式的居民區。”“山水城市”理念在于探討如何構建一種理想的棲息地,如何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山水城市的構想思路是以大自然環境為出發點,考慮環境承載量。

錢學森先生對山水城市規劃、設計、建設的構想,不應僅僅局限于道路、建筑物等主要方面,還應該包括人、動物、植物、氣候等附屬條件的研究、選擇和設計,這種思路突顯了城市總體規劃的重要性和意義。山水城市的模式既是生態化的也是人文化的,自然山水或者山水景觀的再造旨在充分挖掘自然潛力和發揮人的創造力,同時,又將城市建設中不可避免的對自然的影響或者破壞降到最低,從而獲得美觀實用節能減耗的效果。山水城市建設構想中講求城市與自然山水的有機結合,這是新的城市文明和理念。

當然,山水城市概念提出之后,很可惜的是并不能在中國的城市規劃和建筑設計實踐中實現,所幸的是近年來一些青年建筑師看到山水城市的學術意義和現實意義,在設計中予以詮釋,形成了城市山水的探索和實驗。

王明賢在《城市山水,新的探索方向》寫道,當代中國城市美學面臨困境:中國現在的建筑缺少一種當代性,正在發展的城市暴露了可怕的問題——我們的新建筑只是一些雜亂無章的堆砌,城市沒有一種活力。再者,很多城市把老房子都拆了,舊的街道改造成筆直的大馬路,交通卻依然堵塞。城市成為既沒有當代性又沒有歷史的綜合體,大而無當的綜合體。栗憲庭面對城市問題慨嘆:“我們對什么是現代城市文化基本無認知。我們的城市化是在功利主義,甚至是私人利益的基礎上開始的。”

王明賢認為,全球化在中國的最大表征莫過于城市的發展,尤其是趨向都市化的城市建筑。遺憾的是,城市形成了大量大雜燴式的城市建筑景觀,大量的老建筑被拆毀,又新造出一批毫無特點的建筑,大規模高層建筑的集群化更使城市失去記憶,建筑的“失語”現象日益嚴重。人們帶著很復雜的感情來評析這類城市現象。中國建筑師試圖對此做出回應,他們的實驗性作品以新的姿態出現,探討中國城市發展中面臨的困境,關注的重點則由單體建筑上升到城市的整體,力圖解決關于城市發展方面的焦點議題,并為未來城市的建設提供新的思路。(本文文字:三聯生活周刊(2013年10月第41期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