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的思想——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草圖欣賞

相信意大利建筑大師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的草圖表達是許多人熱愛上建筑設計的緣由,也是眾多設計師效仿的對象。其草圖表達清晰,線條精煉至極,偶爾的色彩點綴讓畫面頓生美感,活潑靈動!是一種自信而成熟的建筑設計思維的直接流露~“靈感”懷著高漲的熱情整理了一套大師的手稿供各位賞析,如果補充請聯系站長。

(以下文字來自網絡:倫佐·皮亞諾的自我剖析:反叛與自由)

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的創作思路和作品讓人有種看三維立體畫的感覺,第一面遠觀的整體印象并不足以充分理解他,但當你貼近了再離遠了去看他,似乎才能真的看到作品背后的深意。和許多大師一樣,他有超強的動手能力,但也有獨特的個性。

成長的建筑觀

1937年,我出生在意大利熱那亞一個建造者的家庭,我的父親是建筑工人,他對我的影響最大,因為我在七、八、九歲跟他學到的事情,會一輩子難忘。我真正的熱情并不只是蓋房子,而是打造建筑物。

我在成長過程中,曾想和父親一樣當個建筑工人,但是在此同時,我又想擺脫熱那亞,于是和我父親年紀一樣大的普維,就成為我的建筑工人典范:他智慧,為人處事果斷。1964年在米蘭建筑工程學院畢業后,我到他位于巴黎的美術工藝學校(Ecole des Artset Metiers)就讀,他教導年輕人如何靠著雙手來做事。

我還記得普維教我的練習:他給你一張紙,然后要你造一座橋,連接位于這張紙兩端的點!之后他會回來,把鉛筆放在你的橋梁上,如果橋垮了,你得再做一遍。用這種方式,年輕人就會明白材料的特性,也了解到折疊可以強化其中一邊的力量,但在另一個方向會較小。因此,要找出的形式必須有穩定的表現,而不是迷人卻不可行的即興想法。多虧有這些抗體,我能夠安然度過年輕建筑師最困難的時光,那時你很容易陷入形式與學術概念的陷阱。

反叛與自由

我年輕時一直很不聽話,老是惹得母親流淚。但是藝術上的反叛卻是一種文明上的反叛。如果你想要有些成就,最后肯定得反抗。一旦你順從你就完了。

建筑是必須反抗地心引力的大探險。我反抗所有顯而易見的東西,我討厭風格的概念,也不喜歡制式的姿態。

成為建筑師

或許每一行都是如此,但是在建筑這一行,前五十年都只是在學習、再學習與了解。要當建筑師,首先必須當建筑工人。若不把手弄臟,就不配當個建筑師。

設計過程

在構思一項設計時,我會采取的方式是:到項目地走走、傾聽、素描,而最出人意料的,應是拉開距離。之后和許多同行的做法一樣,會和員工一同合作。當我展開一項新工作時,會雙手插在口袋,在項目地周圍走上好一段時間,就只是四處走走。這么做就能感受到發生什么事,不用管理論或做錯事的風險。我會去項目地一、兩次,然后回來,開始思考,但還不畫圖。我等待,之后開始醞釀想法,也樂在其中。

傾聽很有用,那是一種竊取、接受與撲捉的藝術:行竊就在你眼前發生,卻有著崇高的目的。在紐約興建一座優秀的當代美術館,和進行歷史中心修復有著天壤之別,但是在這兩種情況下,最重要的是你必須了解有什么東西還沒有說出來。你必須傾聽這些隱隱約約的聲音,這些微弱又安靜的聲音。捕捉事情的精華,得靠著訓練傾聽能力。這在學校是學不到的,但能透過生活經驗去學習。

當有了發現,靈光乍現的一刻就到了,運作起來就像魔藥。在那些時刻,過去的累積并不重要。因為你是沒有安全網的特技演員。舉例來說,我開始畫草圖時(少了這一步我就沒辦法做事),無法明確得知最后的樣子。我讓自己接受指引,發現自己寫下的東西其實不那么糟,于是我繼續下去。很像是“短文寫作”你的手會帶領你前往目標。

建筑講究熱情,但是你得在熱情中保有足夠的清醒,了解什么事情不對勁,因此你無法愛上某個特定解決方案,否則將永遠無法回頭。你得時刻保持清醒地觀察,并懂得說“不,這樣不對”。

遺忘、讓自己與方案保持距離、做些無意義的工作,都是非常有效果的方式。我認為這就是意大利拉文納(Ravenna)的馬賽克拼貼大師使用的手法:他們得花一段時間,專注于自己裝飾的空間,然后偶爾離開,放眼全局,以了解自己做的東西。當我穿梭在各個辦公室之間,或從巴黎到柏林,或者到其他工地,當我在必要時會使用這個技巧。

規章與習慣

我拒絕擴大工作室,不是說人數,而是說面積。近30年來,我唯一采取的辦法是保持100人工作的規模。在發現擴大工作室不大可能之后,人們彼此借用工作臺。每當有人建議在這里或者那里增加一點時,我都拒絕了。100人的規模,最多是110或者120人,通過他們的運轉,基本上我能認識他們所有人并與他們所有人交談。我希望干預一切。我是一個木匠,不是通過口頭宣傳去工作,這是天生要去做的。

關于項目,顯而易見,我們只做我們能做的。你覺得有點慚愧,因為那里你能做的只有這么多。在這一點上,我們非常嚴格,這是鐵的規章,當你發現自己面對著一位告訴你,如果你愿意接受工作的話,他愿意等上兩三年的客戶時,我們只能遺憾的婉然謝絕,否則你會被卷入一種貪婪,很誠實的貪婪中,不是對骯臟的金錢的貪婪,而是誠實的對實踐機會的渴望。建筑需要你全身心的投入,這在情感上是一件很疲勞的事情。我個人不會同時進行超過兩個項目,即使工作室的項目很多,20個或30個,但我只能專注于某些事情。

朝永續建筑發展

好的建筑講究平衡。我向來以鋼琴家為例,要成為天才,必須要在鋼琴面前轉換自己純熟的技術能力,之后設法忘記這些能力,否則會變成機器人在彈鋼琴。建筑師必須有龐大的技術知識,并了解最新技術,自己的建筑才能不著痕跡地吸收它們。我相信永續建筑是能夠達到平衡的方式。

我們正處于新的歷史階段:在陶醉于水泥與鋼鐵(現代主義),并從風格中解放之后,建筑應該彰顯對世界脆弱面的一面。這個態度不僅是自然的,也是社會的。

“世界是脆弱”的這個新發現,或許將成為新世紀建筑最重要的靈感元素。這不是講究道德或者耗費較少能源即可,而是尋找新的語錄,打造出會呼吸的建筑。

項目氣場

建筑師有清楚的社會職責,也永遠是社會組織的一部分。自古以來,有些人負責打獵,有些人負責蓋出遮風擋雨之處。建筑師從過去至今,都像是魯濱遜……

必須去到一個地方、理解氣候、氣氛與場地精神(Genius Loci)。你必須掌握項目的氣場,才能在那里建構出漂亮、實用的房子。

建筑位于邊界上,介于藝術與人類學之間,社會與科學之間,科技與歷史之間。有時,記憶也在建筑中占有一席之地。建筑關乎幻想與象征、語言及說故事的藝術。建筑是這一切的有趣組合,有時是人性的,有時是物質的。(完)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大師的思想——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草圖欣賞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