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戴河三聯海邊圖書館 Seashore Library by VECTOR ARCHITECTS

有人稱它為“中國最孤獨圖書館”,究竟孤從何來?讓我們一探究竟~

以下文字來自:建筑師董功/直向建筑(Vector Architects)

建筑攝影:夏至蘇圣亮

2014年3月8日 陰天 現場踏勘

海是凝重的鉛灰色,海浪有節奏的涌向沙灘,浪聲低而遠。

沙灘上隨處可見風吹過沙一縷一縷的痕跡。

一條舊木船半掩在沙子里,好像已經靜靜的存在在那里很多年。

幾處即將被拆除的小房子,

是以前漁民的臨時居所,殘瓦斷墻,

里面空間黑暗,透過歪歪扭扭的洞口看出去,

海面很安靜,仿佛是被掛在墻上的畫。

在那個時候,我們想未來圖書館應該也是靜靜地存在在這片海灘上,像一塊存在已久慢慢風化的石頭,外形單純而堅硬,里面卻蘊含著豐富的體驗。當人走進去,能夠感知到僅僅屬于這片海的光線、風和聲音,感知到空間建立起來的人和海之間一種精神的聯系。

圖書館東側面朝大海,在春,夏,秋三季服務于西側居住區的社區居民,同時免費向社會開放。

設計是從剖面開始的,圖書館是由主要的閱讀空間、冥想空間、活動室和小的水吧休息空間構成。我們依據每個空間功能需求的不同,來設定空間和海的具體的關系,來定義光和風進入空間的方式。

海,氣象萬千,隨著季節的交替和時光的流動不斷演變,像是一出以自然為主題的戲劇。于是我們把最重要的閱讀空間理解為一個“看臺”,逐漸升起的階梯平臺會讓空間中不同位置的人更不受阻攔地看到海的景象。

空間東側朝向大海,一層是一道完全由玻璃旋轉門組成的活動的“墻”。在天氣好的時候,“墻”被完全轉開,形成空間內部與海更直接的開放關系。這道活動的“墻”的上方,是一條橫貫空間的水平海景視窗,成為整個空間看海的焦點。為了規避任何一個結構桿件對透明視窗的干擾,屋頂的荷載完全依賴視窗上方的鋼桁架支撐。桁架內外兩側均為手工燒制的玻璃磚壘造而成的半透明的墻體,一方面使內部桁架結構若隱若現,另一方面,這種半透明對光線的敏感,可以在一天中不同的時間,在建筑的內外,映射出不同光的顏色和氛圍。同時,也在某種程度上柔和了室內的光環境。

除了朝海的東向立面,建筑在其他幾個朝向上則非常封閉。使得閱覽空間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里,不受到直射光線的過分干擾,利于人的閱讀。

弧線的屋頂朝海的方向張開,暗示著空間的主題。這面弧線屋頂和其上方平屋頂在西側形成空腔,抵抗下午陽光暴曬對室內溫度的影響。陣列的通風井道管壁將上下兩面屋頂連接在一起,某種程度上起到空腹桁架的作用,有利于實現屋頂在東西和南北兩個維度上結構的大跨度。在天氣允許的情況下通風井道可以電動開合,進一步帶動室內空間流動。在一年當中的春、夏、秋,三個季節,從下午一點到四點左右,陽光會穿透這些細窄的風道,在空間中灑下慢慢游移的光斑。

冥想空間位于閱讀空間一側。相對于閱讀空間的明亮、光線均質、開敞、公共,這個空間是幽暗的、有明確光影的、封閉和私密的。空間東西兩端各有一條30厘米寬的細縫和外部相聯系,一條水平,一條垂直,太陽在早晨和黃昏透過縫隙,為這個空間投射出日晷般的光束。下凹的屋頂,進一步降低空間的尺度,而凹形的上方則形成一個戶外平臺空間。在這里,人可以聽到海浪的聲音,卻看不到海。

活動室是一個相對孤立的空間,考慮到其內部活動有可能產生的聲音干擾,它和閱讀空間由一個戶外平臺區隔。頂棚上朝東的天窗和西墻上的高側窗分別收納一天中不同時間來自不同方向的光線。在空間中映射出同時出現的暖光和冷光交疊現象。

如果可以將這個房子沿南北長向剖開,就可以更清楚的察覺這一組并置空間各自詮釋著每個空間與海的具體的關系,而串聯這一系列關系的要素,恰恰是人的身體在空間的游走和記憶。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南戴河三聯海邊圖書館 Seashore Library by VECTOR ARCHITECTS

2 Comments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