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東郊失落的后現代建筑群“未來的紀念品” Souvenir d’un futur by Laurent Kronental

風格優雅的奧斯曼式(Haussmannian)寓所、由鵝卵石鋪就的長長甬道、舊世界的咖啡館和院墻:巴黎的中心城區總是讓人迷醉。然而,當你漫步來到巴黎的東郊,你將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它就像是一個失敗的“巴別塔之城”,許多風格詭異的后現代建筑凌亂而倔強地矗立在這片土地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多數建筑物失去了往日的色彩,腐朽崩頹、人去樓空,成了它的宿命。(文字翻譯:韓宏)

如果你以為這是末日題材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景象,你想得一點都沒錯。已經有多部好萊塢反烏托邦題材電影在此取景如:《1985年的巴西》(Brazil in 1985)以及今年年初上映的《饑餓游戲》第三部。

在過去幾年中,攝影師勞倫·克洛南塔爾(Laurent Kronental)一直在拍攝巴黎的大諾瓦西區(Noisy-le-Grand)的后現代建筑。這些建筑在二戰后建設完成,最初用來安置農村來的貧民和外國移民。他的這一拍攝計劃叫做“未來的紀念品”(Souvenir d”un Future),計劃在多個巴黎郊區拍攝完成。克洛南塔爾想要用這一組照片向依然住在戰后大型社會住宅區(Grands Ensembles)里的巴黎老人致敬。

大諾瓦西區的這些后現代建筑由西班牙建筑師卡多?波菲(Ricardo Bofill)(我們之前報道過的建筑界昔日男神)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設計完成。受到烏托邦思想的影響,波菲爾想要在法國建起一個“太空之城”(City in Space),并為其他城市提供參考。按照最初設想,“太空之城”將容納各個社會階層的人,同時還有一個大型的地標建筑。鮑菲爾把這個地標稱為“大宮殿”,它擁有610間公寓,遠看就像是一片超現實的鋼筋之海。

最近,卡多?波菲(Ricardo Bofill)在接受法國《世界報》采訪時承認自己的建設宏圖失敗了。他沒能改變這座城市,他把烏托邦設想得太美好、太簡單,他以為自己能夠通過建筑改變一切,但是到頭來,“什么都沒有發生”。愿景中的多元化社區并沒有組建起來,住在“大宮殿”里的居民只有無盡的孤獨相伴。不健全的基礎設施和住宅間相互隔絕的天性都加速了城市的凋亡。

如今,城市規劃者們已經在討論對該地區進行整改拆遷。住在這里的居民大多感到被社會所遺棄,但卻依然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和生活的脈動。2006年,居民對拆遷方案發起了強烈的抵制運動,市議會不得不放棄了這一拆遷計劃。盡管看上去不倫不類,這個失敗的未來之城已經變成了他們的無望之家。

3 Comments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