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在大阪工作室接受PORT雜志采訪 inside tadao ando’s self-built studio in osaka

 

對建筑藝術略有了解的人都會知道安藤忠雄(Tadao Ando),這位來自日本自學成才的現代主義建筑大師今年已經75歲。關于他的故事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的建筑師……(以下文字來自:建筑學院,本站略作調戲)

安藤忠雄于1969年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務所。自此以后,他已經設計了200多座建筑,并于1995年榮獲普利茲克獎。PORT雜志參觀了安藤忠雄大阪的工作室——最初打算當作住宅,并且討論了這位已75歲的建筑師備受贊譽的代表作品中所含的重要原則。“建筑真正的重要性在于能夠深深地打動人的內心,” 安藤說道,“我一直努力建立一個可以讓人聚集、交流互動的空間。”

 

 

安藤工作室所在的建筑最初是他為一個年輕家庭設計的住宅。當建筑接近完工之時,客戶發現他們懷了雙胞胎,建筑師意識到房子太小,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為了滿足不斷擴大的團隊需求,工作室在1991年重建之前被擴建了三次。空間以安藤標志性的光滑細膩的混凝土表面為特點,設有精心設計的開口,引入自然光線。

 

充滿陽光的工作室的俯視圖

 

在接受Alyn Griffiths采訪的過程,安藤忠雄解釋了他的創作過程、當今建筑行業的狀態以及他最欣賞的當代藝術家。以下是采訪的摘錄部分,完整的內容發表于最新一期的PORT雜志

 

整座建筑的墻面均裝有擺滿書和雜志的架子

 

AG:您設計的建筑往往以純粹的幾何形式為特征,采用清水混凝土。您是如何通過非常基本的形狀和材料在建筑中實現這種人文品質(human quality)?

 

弗蘭克·蓋里用紙板設計的椅子占據了樓梯平臺的一角

 

TA:我的本意是使用最普通的材料,比如由砂子、石頭和水泥構成的混凝土,創造一個特定的空間,它并非獨立地存在于場地中。我認為建筑的情感力量來源于我們如何將自然元素引入建筑空間。因此,相比復雜的形式,我更愿意用簡單的幾何體在空間中上演一出精妙而戲劇化的光影游戲。

 

伊萬德·霍利菲爾德(Evander Holyfield)簽名的拳擊手套懸掛于喬治·尼爾森(George Nelson)的模塊鐘之下

 

AG:您對建筑行業的現狀怎么看?您在職業生涯中親眼目睹了很多階段,與那些階段相比,這是一個更好的時代還是更差的時代?

TA:我個人覺得,當今社會所需要的建筑師遠遠少于19世紀和20世紀,尤其是在發達國家。我一直認為建筑師在打造場所方面發揮著自己的作用,猶如每個人心中的基石和指南。但是近年來,在經濟壓力之下,世界各地的開發規模和速度顯著提高,這使建筑師的社會角色下降。然而,即使在這樣一個困難的時期,作為一名建筑師,我希望為人們提供心靈之家。

 

無可挑剔的光滑細膩的混凝土已經成為安藤的標志

 

AG:除了偉大建筑師的作品,您還從其他什么地方尋找靈感?

TA: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新建筑的靈感,比如我正在讀的小說中的一句話、一個字,電影中的一個場景,或者我探訪印度洞穴或古遺址的記憶。只要我們始終打開思路,就可以找到開啟新創作的靈感鑰匙。在整個職業生涯中,我有幸結識許多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他們成為我的客戶、合作伙伴和朋友。我曾接受過時尚設計師的項目,如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喬治· 阿瑪尼(Giorgio Armani)和湯姆·福特(Tom Ford)。我也一直與合作過的當代優秀藝術家保持聯系,其中包括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埃爾斯沃斯·凱利(Ellsworth Kelly )和里查·塞拉(Richard Serra)……對了,我還愛看靈感日報……

 

安藤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勾勒工作室的內飾

 

把大師臉拍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是攝影師:Kaita Takemura

2 Comments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