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辦公”的空間詩學 by 目心設計研究室

 

我們想要研究的實際上是很簡單的形象,那就是幸福空間的形象。在這個方向上,我們的探索可稱作場所之愛(topophilia)。

——加斯東?巴什拉《空間的詩學》

 

 

列斐伏爾不厭其煩地強調,空間是政治性的,任何空間都置身于權力關系網之中,幾乎所有的空間無一不成為權力的角斗場。

 

每一空間形象,皆以其中的人、物與空間產生的社會活動及其關系為基礎。正如列斐伏爾不厭其煩強調的那樣,空間是政治性的,任何空間都置身于權力關系網之中,幾乎所有的空間無一不成為權力的角斗場。這一點,在辦公空間中顯得尤為突出,典型的辦公空間充塞著由快節奏帶來的緊張和壓力:標準化的構件和家具以及千篇一律的空間構成,非但對減緩這種場所特質毫無助益,反倒以象征化的方式增強著這一特質。

 

 

于是,如何弱化和平衡辦公空間此種令人不悅的傳統特質,就成了本方案設計的起點所在。對此,我們采取的策略是在其中引入居住空間的若干要素。要知道,居住空間有著與辦公空間截然相反的形象,它是放松、私密、靜謐和個人化的。這不但意味著在辦公空間的設計里引入某種“慢生活”的理念,從而打破一般辦公空間里那種過于直接、冷漠和壓抑的空間關系;也意味著需在完善辦公使用功能基礎上,重新對空間關系進行設置,營造出居家空間所具有的委婉、舒緩的氛圍。我們對兩種不同空間的關系之間的打破和重新布置,并在二者間尋求一個新的平衡點,也可以說是對于空間關系模式的創新嘗試。

 

 

相對周圍的沿街商業辦公區域,這個郁郁蔥蔥的辦公室猶如沙漠里的一顆橡樹。穿過東南入口的一片室內“竹林”,挑空的公共休閑區域,沙發、茶幾、吧臺、落地窗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另一方面,1層的獨立辦公區域被隱藏在植物后,辦公區視野盡端為精心營造的室內景觀。會議室則被安置在最深處,整個空間強調了溫馨的生活理念,而弱化辦公空間的緊張性和冷漠性。

 

 

大片的透明玻璃以及白色墻體,不僅加大了空間的采光性,還使整個空間通透而富有層次。二層的“橋”不僅作為視覺焦點的作用,還與一層垂直生長的竹林,成為辦公空間里的另一處錯落有致的秘密庭院。

 

 

 

 

二層的“橋”不僅作為視覺焦點的作用,還與一層垂直生長的竹林,成為辦公空間里的另一處錯落有致的秘密庭院。

 

 

 

一、二樓的空間通過輕薄的樓梯連接,水泥、木、金屬組成空間之間獨特的對話,吧臺與樓梯之間的結合也是“看似隨意”的精心設計。

 

?

 

 

1層的獨立辦公區域被隱藏在植物后,辦公區視野盡端為精心營造的室內景觀

 

通過這個項目,我們將傳統的辦公空間關系進行打破與重新設計,以滿足現代辦公人際關系對空間新的需求。而鑒于項目客戶的工作特點,打破團隊成員之間較為生疏的壁壘,提高團隊的凝聚力,通過“慢辦公”營造家庭氛圍,更是本案設計的起點與歸宿。用巴什拉《空間詩學》的話說,我們似乎已經在用“場所之愛”去營造辦公的“幸福空間”(felicitous space)了。

 

 

?

 

 

 

 

 

 

項目設計:目心設計研究室

目心設計研究室是一家立足于中國上海的多元化建筑設計事務所,目心設計提供國際化的建筑,室內,平面及產品設計服務,張用利用建筑邏輯性結合藝術語言將每個項目特有的性格,外形及空間展示出來.目心設計研究室由一群對設計充滿熱情的年輕人組成,力求成為當代中國最有影響力的新銳建筑事務所之一.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慢辦公”的空間詩學 by 目心設計研究室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