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藝術怪才機動藝術創作家讓·丁格利 Jean Tinguely

 

不要以為這是一些光怪陸離的“破爛兒”,這些其實是瑞士著名實驗藝術家、雕塑家讓·丁格利(Jean Tinguely1925-1991)的作品。

 

 

這樣的作品注定了其革命性的特征,從誕生之初就充滿了爭議。讓·丁格利(Jean Tinguely),這位讓瑞士人引以為傲的20世紀下半葉前衛藝術家的創作方式可謂史無前例,他號稱既不雕也不塑,只是作為一位“垃圾”或者“廢物”的搬運工,并將他們放到特定的空間位置,“攢”成一件作品,然后賦予它們生命(動態)。

 

 

人們說讓·丁格利(Jean Tinguely)的作品充滿了創造力、震撼人心甚至蘊含哲理……至少,他對藝術及事物的理解及處理方式讓他創作出了獨一無二的藝術語言和審美。

 

 

以下文字來自訂閱號gong-art:

讓·丁格利是20世紀下半葉世界最著名的瑞士雕刻家及實驗藝術家,以機械式動態雕刻著稱。丁格利的代表作是1960年3月17日在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花園創作的機動裝置作品《向紐約致敬》(Hommage à Nuw York)。這是一架自動毀滅的機器,一架不能預知其運動過程的偶發機器(machine-happening)。

 

 

它由一個氣球、兩臺電動機、一架鋼琴和20多個自行車輪組成。這是一個由垃圾廢品焊接而成的結構混亂、運動隨即、興奮無度的怪物,它的十多只手臂狂亂地敲打著鋼琴鍵盤,在經過半個小時的癲狂運動之后,整個裝置自行解體。這是藝術史上第一架能夠自動解構的機器。這不是對紐約這座當代世界第一繁華都市的敬意,而是對現代機器文明的巨大諷喻。

 

 

丁格利自稱這是一次“災難的模擬”,他說:“我想通過造型來表現文明的終結。”美國著名藝術史家、行為繪畫的倡導者哈羅德·羅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將丁格利的這件作品看成是可以與杜尚的《下樓梯的裸女》、畢加索的《格爾尼卡》和德·孔寧的《女人一號》相提并論的“二十世紀藝術的圣像”之一。1961年末和1962年初,丁格利在丹麥哥本哈根和美國內華達州的沙漠中分別展示了他的自毀機器《世紀末習作之一》和《世紀末習作之二》。他這些機器里安放了煙火和高爆炸藥,因此作品自動毀滅的情景更加慘烈、更加恐怖。這組機動裝置作品被人稱作是“世紀末習作,可以自毀、精力充沛而富有攻擊性的魔鬼雕塑”。

 

 

丁格利1925年5月22日生于瑞士弗里堡(Fribourg)。1941至1945年就讀于巴塞爾美術學院。1952年,讓·丁格利偕夫人埃娃·阿布里(Eva Aeppli)移居巴黎。次年,他即開始了造型藝術家的生涯。他的首批創作是一組名為《祈禱的風車》(Les Moulins à prière)的手動裝置作品。

 

 

這批處女作雖然比較粗糙,但卻預示了坦戈利一生的探索方向,那就是運動。1955年,丁格利與妮基·圣法爾(Niki de Saint-Phalle)相識,后來兩人成為夫妻,并合作完成了許多作品。1958年11月,丁格利與克萊因在伊利斯·克萊爾畫廊展出了兩人合作完成的作品《純粹的速度,穩定的單色畫》(Vitesse pure et stabilité monochrome),他們把克萊因的藍色單色畫固定在快速旋轉的電唱機轉盤上,不斷加速旋轉的轉盤讓人覺得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力量,似乎要將那上面的繪畫作品解體。

 

 

1959年7月,丁格利的“參與-自動機器”(Méta-matic)在伊利斯·克萊爾畫廊展出,展覽期間他又制作了兩個布告牌,由一些人背著,走遍整個圣日爾曼·德·普雷區,他邀請觀眾參加這個“由‘參與-自動機器’生產的最佳繪畫比賽”,5000名觀眾參加了這場行為藝術活動,其中有杜尚、查拉、曼·雷和阿爾普等達達主義的元老和荒誕派戲劇大師尤奈斯庫。同年,丁格利還應邀參加了第一屆巴黎雙年展,在展覽會上,他利用他的繪畫機器《參與自動機器第17號》制作了4000幅圖畫,并把這些圖畫分發給觀眾,這一藝術行為成為此屆巴黎雙年展最引人注目的亮點,獲得了廣泛的好評。

 

 

 

 

?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瑞士藝術怪才機動藝術創作家讓·丁格利 Jean Tinguely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