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卒姆托 挪威山谷里的鋅礦博物館 Zinc Mining Museum

 

從1882年起,在挪威Sauda 的 Almanna 山谷里的人們,開始以最簡陋的條件開采鋅礦。在一條從山谷里鑿出來的小路上,由騾子拉著木板車把開采出來的礦石運到山崖,然后從山崖把礦石扔到山谷里,以此方式擊碎礦石。在山谷,礦工洗滌粉碎后的礦石,既而運輸到十公里外的Sauda河岸,再用船運到英國進行加工。這樣傳統的開采方式,一直持續到1899年,由于鋅礦市價的改變,Almana山谷的開礦因此停產。(文字來自:有方空間 建筑攝影:Aldo Amoretti)

 

 

礦工們從前洗礦和居住的棚屋片區,如今成為挪威旅游路線的一個歇腳的小廣場。這條旅游路線貫穿南北,總長約為1800公里,線路的不同地段,具有特殊自然風光、分布著歷史價值的不同景點,建造了許多造型獨特的休息站。

 

 

為了喚起人們對這里已經被遺忘的鋅礦的回憶,讓來到這里的人能夠真切的體驗那段歷史,Vegvesen市的挪威國家道路管理局委托彼得·卒姆托,在Almanna 山谷建造挪威國家旅游路線的其中一個休憩站,讓Sauda的礦產歷史可以得到展現,并以此營造更加友好的旅游環境。整個休憩站設計,包含一棟展覽建筑、一個咖啡館、洗手間、停車場,以及道路及步階的設計 。這一系列極簡的建筑于2016年落成,設計靈感來源于礦產的工業操作以及礦工的日常生活。

 

 

項目落成之前,對于匆匆路過的游客而言,這里百年前曾經發生的一切都已經了無痕跡。然而只要仔細地看過去,就能在山谷中發現這段歷史的痕跡:那條用于運輸的小路,鑿在山坡上礦井的入口,礦井的墻和通道,還有當時用木頭架起來的開采平臺,那簡單的形式如今已經不復存在。

 

 

這一切都觸動著卒姆托,成為了他創作的靈感。他的整個設計是由四棟建筑組成的建筑群,輕盈的從基地上用木結構抬起,排列在當時的礦井路線上。小小的展覽館主要采取自然采光,建在新的小廣場旁。廣場上是服務中心,而在廣場的對面,建了一條新的石樓梯通往從前的礦井小道。

 

 

順著這條小路往前幾步的距離就是咖啡館。這里只在夏天接待游客,而全年向Sauda以及附近的居民開放。在咖啡館里能買到當地的食物以及附近居民自產的日用品。對此設計而言,建筑的功能可以服務Sauda的居民,這一點非常重要。

 

 

在此設計中,關于當地歷史的文本描述工作由歷史學家Arnvid Lillehammer完成。而來自Sauda當地的地理學家Stein Erik Lauritzen幫助完成了當地地形、礦區的地理研究和描述。所有的建筑都在Saudasjoen預生產并且在Allmannajuvet進行組裝。外部支撐系統由經過碳酸灌注處理的薄木片構成。外墻則是18毫米厚的膠合模板和用德國PMMA丙烯酸材料加工過的粗黃麻布。

 

 

在當地人Leiv Arild Berg的幫助下,卒姆托為博物館搜集了所有可以找到的資料。搜集工作的成果并不豐盛,這意味著游客能在博物館里看到不多的展品——股份證明,買賣合同,保險文件,班次表,幾張老照片和一些礦工的生產工具。然而正因為如此,展覽給人的印象才更加深刻。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彼得·卒姆托 挪威山谷里的鋅礦博物館 Zinc Mining Museum

Post Comment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